当处出生随意,急流水上不流

【靖苏/靖苏衍生】金殿承安 · 羚羊挂角

 #什么叫耿直#

#酸倒牙#

#虐狗啦!!!#

【合·上】

合·下

二月廿一,霓凰郡主随聂铎入宫述职探望。

二月廿三,夏冬随聂锋入京,皇后以霓凰在京为由,邀聂夫人入宫小住。

二月廿四,穆青与南楚宇文暄入京,携珍宝不计,最名贵者当数锁绣宝花立凤锦数十。

二月廿六,蒙挚回京。

二月廿七,琅琊阁主蔺晨趁夜密入廷内。


蔺晨来的时候麟德殿里已经基本快满了,太后和两位夫人把梅长苏团团围在座上,你一言我一语地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说什么,再加上刚进殿门就飞扑过去的飞流,简直挤成了一团。

高公公一把年纪了嗓门依旧高的了不得,指使着满殿的宫人...

【靖苏/靖苏衍生】金殿承安 · 羚羊挂角

#论护苏狂魔#

#大概下章有吉服梗上线#

【转·下】

合·上

岳菡霏再进宫时是随岳大人一起的,皇帝高居殿中,身边立着一个被盔甲包裹起来的士兵正在剑拔弩张的和成王对峙。

萧景琰脸上没什么表情,目光冷凝,直到岳大人和岳菡霏行礼时才慢慢把目光转了回来,唤了一声景璘。成王浑身一震,身上原本快要烧穿殿顶的气焰倏忽间落了下去,两肩微收,看着有些可怜地退开两步,慢慢地从上面走了下来,像是被抽去了浑身的力道,跪在了正中。

“……皇兄,不可。”

“皇后指婚,朕不想驳了他的面子。”

“皇嫂如此,是要景璘以死相逼。”

萧景琰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,眉梢一挑帝威甚重

“你...

【靖苏/靖苏衍生】金殿承安 · 羚羊挂角

#帝后虐狗#

#生命不息狗粮不止#

【转·上】

【转·下】

“我不嫁。”

萧景琰和太后对视一眼有点不知所措,岳菡霏坐在下首面色从容,仿佛没有说甚么大不了的事,一时间殿里静了下来,过了好一会儿萧景琰才有些尴尬地开了口

“岳小姐,朕听闻…”

“不管陛下听闻了什么,总而言之,臣女无意高攀皇室恩典,也不想耽误成王终身之事,还望陛下海涵,恕臣女难从此命。”

萧景琰刚想再说点什么,静太后就按了按手打断了他开口的意图,停顿一下语气温和

“这里也不是外人,哀家还是在你小时候看你长大的,便不与你虚与委蛇,你为何不嫁,总得给哀家一个理由吧。”

“太后娘娘既然这么说,

【靖苏/靖苏衍生】金殿承安·羚羊挂角

#打情骂俏#

#和我一样甜#

#不要脸#

【承】

【转·上】

礼部侍郎岳祥齐,是先帝在时提拔上来的人。

这个人曾在宗正司任宗正丞,对皇家礼制甚是了解,为人圆滑老练,先帝曾经评价他是“人在三尺外,笑从眼中迎”,人缘好,懂进退,行事低调得很。

岳祥齐此人虽然不贪权不图利,却极为在意他那两子一女。

长子在军中做了个武将,无功无过平庸的很,身上别说军功,怕是多数人连听都没听说过他。庶子争气些,在少府台右藏署任职,是个精干之人,很受萧景琰的赏识。

两个儿子皆已成家,只剩下了赵祥齐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女岳菡霏,成了岳祥齐最挂牵的事情。

家中幺女,掌上明珠,岳祥齐恨不能珠玉琉...

【靖苏/靖苏衍生】金殿承安 · 羚羊挂角

#久等#

#嘴炮苏上线#

【起】

静太后抿着嘴笑而不语,绕过了这个话只是指着点心一盘盘的说,这个里面掺了山茶那个里面用了金桂,讲了有小半个时辰就打起了哈欠,掩着唇面带倦色。

“母亲倦了?要不我送您……”

“天色尚好,再坐一会儿吧。”

静太后摆了摆手,带着笑意去拉梅长苏的手,柔和的眉眼里带了几丝只有梅长苏看得懂的促狭

“小殊,该是初春,过几日可有的热闹了。”

听这话萧景琰手上顿了一下,下意识在梅长苏面上扫了过去,梅长苏只是笑,哦了一下漫不经心地询问

“静姨说热闹,我可不记得。”

“你当然不记得,原是命妇们的热闹,祈求社稷农桑风调雨顺,三月份的亲桑礼,这便是该选吉日了吧,...

【靖苏/靖苏衍生】金殿承安 · 羚羊挂角

金殿承安之羚羊挂角

 #帝后一百年不休刊#

#洲际导弹填充#

#嘿嘿嘿嘿#

金殿承安正文

【起】

礼部呈上来的折子过了正月就搁在皇帝的桌案上了,只是直到二月龙抬头,折子上都落了灰。高公公眼瞧见只当没见,指挥着一众人把大殿清洗好,偷摸把那不见天日的折子揣在袖袋里从殿里退出来,一边抹着汗一面直奔凤麟殿而去。

不怪他这么着急,这原也是桩稀罕事,说出去都没人信的那种。

——陛下今儿又没去凤麟殿。

梅长苏接过折子来先拿在手里掂了掂,礼部这道折子倒是不难猜说了什么。六部事忙,吏户兵刑工哪个部不是天天的事赶事,遇到情况天不亮起身夜深人静才能歇下。但是礼部却是个例外,每日数着黄历抱...

1/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