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处出生随意,急流水上不流

【叶蓝/喻黄/刑侦paro】寂与燃

主叶蓝/喻黄

副双花/双鬼/韩张/林方

*除了主CP,哪对出场打哪对的TAG

*叶神生日快乐


R市近郊算是传说中的城乡结合部,水泥路勉强还算整齐,半新不旧的民居被掩护在政府出资的修建的“城镇文化墙”后面,红蓝交错的灯光在墙上投出来往的人的倒影,把本来就热闹的地方衬托得更加嘈杂。到处都是大呼小叫的声音,尤其是领头的那辆SUV,车顶扩音器的格外嘹亮

“我说你们真有本事,好不容易从老叶手里抢来了咱们的首席法医,结果你们都好好的,把法医给我伤了。我不管,你们回去请罪去吧,我绝不帮你们背锅”

喻文州这会儿正在急救车上坐着,帮他包扎的医护人员抿着嘴笑出声,手上飞快地把绑在喻文州...

【靖苏/现代AU】万语千言·三十九

前文走链接或万语千言TAG


三十九


气氛虽然僵持,萧景琰却觉得想笑。看着自家母亲老神在在的模样,他也不太担心萧选会不会恼羞成怒。萧选这个人精明世故,最擅长也是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揣摩人心,但是他这么一把年纪了,从年轻时算计家业,到年老算计身后事,他揣摩的都是些试图从他身上获利的人。换言之,他身边从没有过需要他用心维持的关系,利益为他摆平了一切困扰。

如今萧景琰母子就成为了这种畸形关系摆不平的另类,让萧选早就被金钱权利扭曲的三观第一次接触到了正常人的世界。

萧景琰乐得看这种结果,并且十分想知道他母亲还有什么后招。

“萧选,景宣妈妈几岁跟着你的?”

“……二十多吧,你问……”...

【新春刀糖战4.0】初一作品·章台柳

认领


今天你产出靖苏了吗:

初一刀组·章台柳


*文后还有字


萧景琰的生辰一向过得寡淡,几乎年年都是一样的。


皇上赐东西下来,再去拜见一下太皇太后,听她老人家念叨几句祝福儿孙小辈儿的话;然后去芷萝宫见一见静妃,被按在桌前吃到打嗝;最后才被放出宫去,也回不了靖王府,林殊一准在宫门口候着,伙同霓凰把他拽到蒙挚府上,而列战英他们早早就等在那里准备好喝空蒙挚这一年的好酒。


年复一年,理所应当。


萧景琰自己是很喜欢这种过生日的法子,比起过个生日要响尽丝竹长街宴客的东宫和誉王府,或者是贺礼无数承遍恩宠的林府和穆府,这种寡淡应该更适...

【华武/楚萧】鹤冲天

*元宵投喂 @葱开开 

*双性雷,慎入

*我都标了雷了,谁骂我我骂谁^^

楚遗风头一次身上冒出了这么多的冷汗,而他面前的萧疏寒却乖巧地跪坐着,只是用迷惘而清澈的眼神认真的和他对视着,即便是两个人赤裸相见,萧疏寒的神情里也没有半分的羞怯与暧昧。

诱惑都是一览无余的坦荡。

【AO3走起】

“疏寒,心悦我否?”

萧疏寒慢慢睁了下眼又闭了回去,情事后的音调慵懒含媚却不自知。萧疏寒抬手搂住了楚遗风的脖颈,唇贴上了楚遗风的眉心

“我心如月,常伴清风。”


【华武/楚萧】洞仙歌

华武情人节24H13:00


#第三人视角预警


洞仙歌


山下村庄里报上来消息,说是村中有异兽,不辨吉凶。

萧居棠看着下面恭敬站着禀报异象的人眼皮直跳,端着拂尘强撑着高深莫测,脑子里千回百转地思考该怎么回答。

师父离开之前似乎也有这种事情报上来,但是那时萧居棠年纪还小,根本不记得师父是怎么处理的,只能约莫想起来自己那时候雀跃的心情,吵嚷着要和宁宁一起去捉异兽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。

不过也从未因此下过山便是了,师父不让,只遣他去金陵探望二师兄。

萧居棠的稳重几乎快要撑不住,厚实的武当掌门衣服撩不进那点温柔的山风,热的他只想哭。

师父啊师父,我该怎么办啊师父。

“把你那副要...

新年快乐啊宝贝儿们,我今年一定按时更新

大家开开心心的啊

1/27